笔趣阁 > 萌狐悍妻 > 第九十一章 无妄之灾

第九十一章 无妄之灾

?热门推荐:
????真是不可思议,这灵魂里仿佛藏着一个无边无尽的世界,无论他的神念怎么延伸,都抵达不到尽头。

????这真的只是一只初元境小狐狸的灵魂吗?

????尤闽觉得太可怕了,这小狐狸的灵魂里,难道还藏着什么秘密不成?

????尤闽想一探究竟,把这狐妖的灵魂研究透彻,便继续掌控着神念往灵魂深处延伸。

????突然,眼前出现一朵紫色的莲花!

????这莲花散出着耀眼的紫光,这些紫光撒照在尤闽的神念上,仿佛烈火般开始煅烧他的神念。

????眨眼之前,就将尤闽的神念烧去了近三分之一!

????尤闽吓得连忙将神念从云河的灵魂之中退缩出来,心有余悸地望着云河。

????老尤,怎么样?你看到会吗?画魔好奇地追问。

????尤闽声颤颤地吼我找不到他的记忆!不知道他是什么怪物!我的神念差就被他灵魂中那朵紫莲烧掉了,幸好我撤得快。

????不会吧他只是凡人,他的灵魂怎么可能灼烧你的神念?画魔不信,分出一道神念,刺入云河的灵魂中。

????灵魂两度被神念刺伤,云河痛得眼眸都快涣散了

????若非他学得无上神通,又有紫莲护魂,灵魂无比坚固,他已经又死了两次。

????下一秒,画魔脸色大骇地把神念撤走,他的遭遇跟尤闽一样。

????紫莲是有灵性的,它感应到有敌意的神念入侵,紫莲本能地保护主人而已!

????虽然云河的修为退化成凡人,但是紫莲并不是凡物。

????当初云河突破至无日境九重之时,紫莲也跟着突破至无日境九重,紫莲的升级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。

????云河虽然无法随心使用紫莲,但是紫莲也不允许任何人指染云河的灵魂。

????画魔望着奄奄一息的云河,又意味深长道普通人,受了这样的重伤,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回,而这狐妖却仍撑住一口气,这绝对跟他灵魂中那朵紫莲有关。说不定,这是一件界王神级绝世法宝,又或者是一部能成为创世神的绝世神通。

????高级的法宝和神通,对于修士来说,都是最具吸引力的!

????画魔凝重地接着说老尤,既然这狐妖身怀至宝,那三天后的绞架得取消了!否则他死了,我们更加得不到那些神通了!

????非也!若然那朵紫莲是一件法宝,这狐妖死后,自然会从他的灵魂中崩离出来,到时候,我们就可以直接获取。如果是神通,这狐妖死后,护体之术也会随之消散,那么到时候,应该就没有力量阻止我们读取他残魂的记忆,说不定我们就能获得这部神通!尤闽解释。

????画魔嫣然笑了笑呵呵,我的老尤,你真聪明呀!

????被画魔称赞,尤闽得意忘形,他阴险地笑着道

????我再教你一个妙招,他不是狐妖吗?狐妖不是懂变化之术,蛊惑世人吗?在上绞架之前,要是这狐妖再不肯老老实实地服软,那么就将他的模样变成你的样子,让世人以为,这狐妖就是画魔,是为了掩饰身份,才变成画魔的模样到处涂炭生灵,只要这狐妖一死,世人便以为画魔被消灭,那么你从此就可以高枕无忧。

????哈哈哈,此计甚妙!此计甚妙!画魔对尤闽所献之计赞口不绝。

????云河听罢,气得脸都青了。

????没想到这尤闽心肠如此毒,用这种手段来害自己

????看到云河气愤的目光,画魔又笑眯眯地道小狐狸,听到没有?老尤已经把厉害关系都跟你说明了,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,要么成为我的奴仆,我救你出生天,要么成为画魔,当我的替罪羔羊。反正无论是哪种结果,你身上的至宝都会落入我们手中。要不要活下去,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!

????画魔呀,要是你把那些法宝和神通什么的挖出来,我也要分一份呀!尤闽贪婪地笑道。

????这当然!如果不是你,我也不知道这狐妖的灵魂中藏着一朵神奇的紫莲!总之,从这狐妖身上挖出来的宝物,我们各分一半。画魔欣然答应。

????画魔,你对我真好!我真是没有爱错你!哈哈哈!尤闽高兴地大笑。

????没有你三番四次罩着我,我又岂能逍遥到现在?我这人呀,是懂得知恩图报的,有好东西,当然要跟你分享。画魔咯咯地笑着。

????画魔这番话,把尤闽逗得很开心,他一时激动,又一把将画魔搂入怀中。

????他们两人,已经把云河所怀的至宝当作囊中物,更是把云河当成空气,视若无睹地在云河面前恩爱。

????云河心里又是气愤又是郁闷。

????小狐狸,再见了,我等你的好消息。画魔咯咯的笑着,身影渐渐化用幻影消失了。

????她刺耳的笑声把云河的耳朵震得耳呜,难受极了。

????哼!龌龊的狐妖,你好自为之!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。老实说,我宁愿你有骨气一点,熬到最后,大不了一死。我可不想你成为画魔的奴仆,整天粘在她身边!尤闽留下一番无情的狠话,也扬长而去。

????砰!的一声,沉重的牢门关上了。

????幽阴的牢室里只剩下云河孤身一人,他终于暂得安逸,耳根清净了。

????一身大大小小的伤,痛得难以言喻。

????他又昏昏沉沉地失去了意识。

????不知过了多久,他又被冷水浇醒。

????龌龊的狐妖,时辰到了!还不醒来受死,再待何时!

????有一把洪亮的声音在他耳边大吼。

????睁开沉重的眼皮。

????这一回,看到的并不是尤闽和画魔这两张狰狞的脸。

????而是一个正气的年轻小魔将。

????这个人,正是以飞矛贯穿自己身躯的小苡。

????小苡一脸憎恨地盯着云河道马上就送你上绞架,让你得到罪有应得的惩罚!只不过按照我们魔界的贯例,在处决前,都可以饱餐一顿再上路。现在,就是你这可耻的人生中的最后一餐。

????临死前还可以吃一顿?这魔界也挺人性化的啊!

????云河这才留意到,小苡手中端着一个盘子,盘子里有一碗稀粥,和一壶酒。

????看着小苡的眼神中充满恨意,云河用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道

????魔将大哥,我知道画魔涂炭生灵,你们身为魔界,以斩妖除魔为己任,诛杀画魔义不容辞,但为何我觉得你对画魔的恨,超于寻常?你身上灵气紊乱,是心绪不宁,郁结所致,若不好好调理,会损经折脉,灵修之路越走越艰难。你是否有什么难言之痛?

????小苡愣了一下,没想到这狐妖死到临头,却突然说出一番莫名其妙的话,但是句句说中他的心事。

????小苡恨恨地说狐妖,你真的那么想知道?那我就不妨告诉你!我有个二妹,她是一个非常活泼可爱的孩子。那一年,她才五岁,画魔突然出现在我们的故乡里,吃掉了无数年轻人的灵魂之后,又屠尽了所有乡民。我和二妹一直躲在水缸后面,满以为能逃过一劫,没想到画魔还是发现了我们!她说二妹的灵魂很美味,可惜她已经吃饱了,就把二妹掳走了,说饿了再吃。我拼命想把二妹抢回来,画魔一刀刺进我的身躯,我倒在血泊之中,眼睁睁看着二妹她哭着被带走了。我以为我会死在那里,可当我醒来,才发现自己在魔军的营地里。原来鬼王带兵追捕画魔,刚好来到我们的乡,只可怜整条乡只剩下我一个活人。后来,我为了报仇,也投身魔军,鬼王大人把我安排在尤闽将军的战队。从此,我就在魔军中勤加苦练,希望有朝一日,能亲手去手刃画魔,为二妹和所有亲乡父老报仇!

????现在云河终于明白,小苡为何出手对自己如此狠。

????原来他背负着如此沉重的过去,跟画魔有着深仇大恨。

????这些年以来,小苡一直活在内疚与怨恨之中。

????久而久之,小苡身上就萦绕着一层黑色的唳气。

????这种唳气,要是小苡不能炼化,被其反噬,就是云河说到,损筋折骨的后果,阻碍修为继续前进。

????要是炼化了这种唳气,那么就会入魔,甚至会丧失心志,变成冷酷无情的魔头。

????只可惜,这种唳气,普通人看不见,而小苡也不知道,自己的灵修出了岔子。

????云河是天狐,又拥有紫莲,他身上的正气,正是天地间的唳气最惧怕的力量,他自然一眼就洞察小苡的不妥。

????云河淡然笑了笑你们认定了我就是画魔的帮凶,如此看来,你是恨不得喝我血,吃我的肉了!

????当然!小苡恨恨不平地说只可惜将军有令,要让你活着上绞架,否则我真的想喝你的血,吃你的肉!

????云河似笑非笑地道就算你喝了我的血,我依然能活着上绞架。只是你不敢而已!因为你觉得我是侍候过画魔的人,就算是血,也是龌龊的,恶心得你喝不下去。说到底,你也只不过是一个胆小之徒,一个受了委屈,无处倾诉的小孩,只会在我面前吵吵闹闹,叫嚣几声罢了!

????谁说我胆小?你这妖孽少狗眼看人低!我跟着尤闽大将军行兵打仗,不知斩杀了多少敌人!你以为,我真的怕你?小苡放下手中盘子,然后站起来,锵的一声,从腰间亮出一把短刀。

????妖孽,死到临头仍敬酒不喝喝罚酒!这是你自找的!小苡气呼呼地说着,举刀一挥,利刃就划过云河的右腕,顿时鲜血奔流。

????。